《美聯社》(AP)9月間,一篇關注新疆少數民族未來的調查採訪專文,名為「中國將穆斯林信仰者少數族群兒童帶離家園,以遂行征服」(China removes children from families in effort to subdue Muslim minority),這篇發自土耳其伊斯坦堡的報導指出,維吾爾兒童從家庭遭計畫性帶到孤兒院或寄宿學校,目的為了消除其文化跟語言。目前流亡土耳其的女性美里佩(Meripet, 此為維吾爾女性名字,並非姓氏),僅管她跟丈夫都還活著,中共政權卻將她在新疆的4個未成年孩子,全數送進孤兒院。2017年初,美里佩跟丈夫前往土耳其探視生病的父親(並暫時將自己的4個幼童交給婆婆代為照顧);結果,卻從此一去無法返回中國,一趟探視家人的旅程,變調為流亡之旅。當時,新疆當局開始用「煽巔罪」把成千上萬維吾爾人送進監牢。之後,她的婆婆遭到監禁,美里佩從一位友人口中得知,她4位3-8歲不等的孩子,被送進中共經營的像是孤兒院一般的收容所。假借收容孤兒之名,改造少數民族基因現在情況更清楚了,自己的孩子就像住在(中共學校)的監獄裡頭。美里佩接受《美聯社》訪問時,發出近乎破裂的哀戚聲。她的哀情成了,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為了對付新疆不安區域,不惜造成數以萬計,甚至上百萬維吾爾人,以及其它更多族群悲慘無告命運的縮影。跡象顯示,中共早就將遭羈押者,以及流亡者所遺留的孩童,通通送進新疆各地區的孤兒院。新疆系統性蓋起的孤兒院,是中共意圖讓少數族群穆斯林信仰者的孩子,疏遠自己家庭跟文化的「強制改造」手段。《美聯社》透過10多位新疆穆斯林信仰者的訪談,並取得一些官方檔案,其內容顯明,中共持續在新疆興建數千所,名義上的「雙語學校」,強迫少族民數族兒童講漢語,一旦說母語就會受到懲罰(譯註:此舉頗為諷刺,雙語卻不能說母語)。另一方面,這類針對少數民族的「雙語學校」,幾乎就是強制參加的寄宿學校;以新疆哈薩克族裔為例,5歲學齡前兒童就要強制住校。官方宣稱新疆的孤兒院是為了照顧弱勢兒童;並否認是專門為了父母遭中共關押的孩童而設置。中共引以為傲指出,近來投資數百上千萬美元的孤兒院,可望帶來脫貧效果,也可以讓新疆遠離恐怖主義。新疆採取的強硬手段,有助撲滅極端主義,維吾爾分裂主義,避免幾年前數百位漢人遭殺害的慘劇重演(譯註:數百名漢人遭殺害,中共可逮拿真兇,何必要株連九族,要上百萬維吾爾人付出遭關押代價?)維吾爾人相當害怕,中共的強硬隔絕教育,不論是透過孤兒院,或強迫住宿的雙語學校,都將導致維吾爾兒童的族群認同,連根拔除,逐一遭清洗殆盡。瑪莉恩.以掃(Meriyem Yusup)向《美聯社》表示:如果孩子被迫說漢語,像漢人一樣過生活,我擔心,孩子就不會喜歡我們維吾爾人了;她的數代同堂大家庭,有4個孩子被送進新疆地區的孤兒院。維吾爾兒童、家庭活生生被拆散專家們指出,中共現在對付維吾爾兒童手段,與數百年前(18-19世紀)美國、澳洲白人,對付原住民的手段,如出一轍(即強迫改造。)美國華盛頓大學(University of Washington)維吾爾文化研究者達倫.拜勒(Darren Byler)指出,殖民者的強制改造手腕,當年造就出一批批原住民「徬徨失落世代」。《美聯社》記者的調查採訪,在新疆中國境內的訪問,遭遇重重阻礙;不過,美聯社的外媒記者們,在土耳其訪問到14個維吾爾人家庭,並在哈薩克阿拉木圖市訪談一位新疆的哈薩克族裔者。訪談資料顯示,這些家族共有56位孩童留在新疆,其中14人被送進孤兒院以及寄宿學校;其餘42位孩子去向不明,多半因為家族的成人親屬被送進再教育營,以致喪失聯繫管道。打從2017年年初開始,新疆地區就已編列3千萬美元,擬將孤兒院家數,擴充到45所,預計可容納人數達5千位院童。今年7月與8月間,《美聯社》取得的官方招標檔案顯示,光是新建的孤兒院就至少9所以上;這還不包括,中共在新疆增加興建,專門收容維吾爾孩子的幼稚園,以及其它各年級別的寄宿學校。喀什地區民政官員史玉清(Shi Yuqing),在電話中向《美聯社》記者表示,孤兒院以及寄宿學校,目的在於保障罪犯,以及交通事故亡者的家庭孩子,能夠獲得國家培育照顧。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指出,強硬手段有助新疆的「穩定、發展與和諧」。美聯社記者在和田市幼稚園,遭警方包圍前往土耳其探親,卻淪為流亡者的美里佩(Meripet),有4個孩子留滯於新疆和田市。2017年11月間,美里佩的一位友人受託來到新疆;這位友人告訴美里佩,她的孩子目前住在和田市「仁慈幼稚園」(Kindness Kindergarten),孩子平常都住在學校,美里佩的一位姑嫂,每週只能帶她的孩子回家住一晚。其校門口用鐵刺網拒馬阻擋外人,並有標語寫道:「我們快快樂樂感謝祖國」。當時前往這所幼兒園採訪的美聯社記者在校園入口,遭到新疆武裝警察包圍,數分鐘之後,警方要求記者,刪除所有攝影畫面。流亡土耳其伊斯坦堡,就讀商業科系,現年35歲的迪爾納(Dilnur)告訴美聯社指出,他的孩子在新疆讀幼稚園,並由孩子的祖父幫忙照顧。學校老師常會問,家人有沒有進行宗教儀式;結果只因孩子說,「祖父曾到麥加朝聖」這句話,迪爾納的父親就被新疆警方帶走。流亡哈薩克阿拉木圖市的哈薩克族裔,賣襪子商人杜勞干(Adil Dalelkhan)向美聯社表示,他在新疆行將邁入5歲的孩子,本來可以跟自己的親戚同住,官方卻強迫孩子必須住到「雙語學校」(即住宿學校。譯註:5歲學齡前孩子,哪有住校義務?);而且必須週一至週五,住上5天。中共這種恐怖教育改造作風,意在消滅哈薩克族裔的文化認同。美里佩(Meripet)跟丈夫被迫流亡土耳其伊斯坦堡期間所生的第5個孩子,目前是依偎自己身邊的唯一孩子,她稱呼這孩子是「我唯一的亮光」;這是讓她唯一可以活下去的理由;這點希望光芒,讓她覺得終有一天,自己會跟新疆的4個失落孩子再度「破鏡重圓」。


文章轉貼如有侵權請告知我們會立即刪除
. . . . .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anfei46 的頭像
lanfei46

線上投注www.cn6r.com

lanfei4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